在過去的12個月里,土耳其里拉(lira)已經貶值近一半,而且,由于土耳其的銀行和公司大量" />

土耳其經濟危機的原因:埃爾多安,權力大于一切

法律法規網 作者:小柯
來源 來源: 法律法規網  法律法規網 時間: 2018-08-28 07:36:36  評論(/)

土耳其的政治早已失去光彩,但隨著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同樣不穩定且日益加劇的外交危機現在已讓土耳其經濟陷入全面的貨幣危機。

在過去的12個月里,土耳其里拉(lira)已經貶值近一半,而且,由于土耳其的銀行和公司大量的借貸外幣,里拉幣值的自由落體可能會導致大部分私人企業陷入困境。

噤若寒蟬的社會

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an)贏得了土耳其政體6月從議會制改為總統制以來的首次選舉,現在繼續以獨裁的方式統治著國家。他選擇政府部長更加看重忠誠(和家庭關系),而不是他們的能力。

十多年來,金融市場讓2014年前始終擔任總理的埃爾多安輕松信貸,這為土耳其經濟帶來依賴外國資本的穩定經濟增長,用來資助國內消費,以及對房屋、道路、橋梁和機場的快速投資。

這種經濟擴張很少獲得善終,唯一真正的問題是什么時候結束。

直接觸發的是特朗普政府決定利用制裁(以及更多的威脅)迫使土耳其釋放伊茲密爾的美國福音派牧師布倫森(Andrew Brunson),他在2016年7月針對埃爾多安的政變失敗后遭捕,這場鎮壓共8萬人被捕,17萬人被解雇,關閉了3000所宿舍和大學,同時解雇了4400名法官和檢察官。

這些嚴厲的措施是在緊急情況下采取的,大多遵從埃爾多安的命令。由于媒體受到嚴格控制,民間社會因壓迫和隨之而來的恐懼氣氛遭閹割,因此抵制基本自由受侵害的程度微乎其微。

在2016年后的鎮壓行動中,布倫森只是成千上萬遭控犯下恐怖主義罪刑的其中一個罪犯。

個人主義專制

就像不可持續的經濟政策每次所帶來的金融危機一樣,找到出路需要立即和中期的補救措施。

從短期來看,經濟需要增強信心的措施來穩定金融市場,盡管埃爾多安對這一舉措深感厭惡,但土耳其央行可能需要提高利率。一項具體和可靠的收緊財政紀律和重組私營部門債務的計劃至關重要。可能不得不要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提供臨時財政援助。

但這些短期解決方案并沒有解決經濟的長期脆弱性,這種脆弱性植根于埃爾多安所建立的個人主義專制。

土耳其從未有過無瑕疵的民主。

在埃爾多安2003年上臺前,民主制度被軍事干預中斷了4次。但政治制衡限制了軍隊,并且通過越來越公平和自由的選舉,權力在許多場合中易手。

自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沒有人獲得過不受限制的權力。從1946年建立多黨民主時的薄弱基礎開始,民間社會發展到政府與商業協會,工會,學者,新聞界和其他各種私人利益集團的關系。

在埃爾多安早年,當他仍然能感受到軍隊和世俗精英的威脅時,埃爾多安嘴上說著民主和人權。他向長期受壓迫的庫德族(Kurds)提出了建議。西方的自由主義者和支持者更被納入了一種他們迫切希望相信的“民主伊斯蘭主義(democratic Islamist)”。

不容挑戰權威

但即使他在西方獲得贊譽,埃爾多安也開始通過巨額罰款來箝制獨立媒體。他還通過對將軍和其他主要世俗主義者的虛假審判破壞了法治。埃爾多安在與他的盟友美國穆斯林神職人員法古藍(Fethullah Gülen)及其追隨者分道揚鏢后加速了威權主義,并在2016年的失敗政變后大幅加速。

埃爾多安說,隨著6月大選“老土耳其(Old Turkey)”已經讓位于“新土耳其(New Turkey)”。在第二土耳其共和國建立的新秩序中,任何對他的權威的挑戰都可能被視為叛國罪。

埃爾多安聲稱一切順利,并將黑暗勢力(通常是不知名的外國陰謀者)歸咎于失敗。他的榮耀、無懈可擊的表現、政治生存都被描繪成土耳其的最高目標。所有其他目標,無論是生產力增長,保持外國朋友,改善教育,還是治愈社會傷口,都會加強他的統治。 

作為對土耳其民族的犧牲服務的回報,他有權超越所有法律并討好他的親密伙伴。

土耳其新政治體系的邏輯可以追溯到鄂圖曼帝國(Ottoman)的“正義圈(circle of justice)”,也就是將人口分為“納稅群眾”和由僅服從伊斯蘭教法(伊斯蘭教法)的蘇丹領導的“少數免稅精英”,在實踐中己定義了含義。

1839年,通過一項迎來重組時代的法令正式廢除了“正義圈”。近2個世紀后,埃爾多安又把土耳其帶回了前幾代改革者試圖拋棄的過去。

埃爾多安已經制定了這個制度,無法讓有能力的政治家或官僚掌舵經濟。領導者的自身利益超越了為民舉才,恐懼阻止了對重要議題的誠實辯論。

為了自我保護,屬于各領域菁英的商人、學者和記者都選擇沉默寡言。埃爾多安的身邊充斥“應聲蟲(yes-men)”(以及部分女性應聲蟲),這些人努力地滿足埃爾多安的虛榮。

即使土耳其現在的反對派領導人在沒有作用的議會中也會成為埃爾多安的啦啦隊員,因為只要表明不支持埃爾多安就會被視為幫助敵人。

犧牲全民經濟為執政

正如俄羅斯和委內瑞拉,一些敢于持不同政見的人存在于公共話語的邊緣,借以成為自由言論的假象,但他們過著岌岌可危的生活,總是面臨被捕的風險,殺雞儆猴。

遲早,經濟壓力將迫使土耳其采取穩定貨幣和金融市場的修正案,但這無法重振長期的私人投資,帶回成群結隊的人才,或者培養能讓土耳其能夠蓬勃發展的自由氣氛。

正如中國和其他亞洲國家,當獨裁領導人優先考慮明智的經濟政策時,政權便可以繁榮昌盛。但是,當經濟學成為提升總統個人權力的另一個工具時,正如我們目前所看到的,經濟必然要付出代價。

tags:

焦點資訊 / Hot

法律知識 / Knowledge

站長推薦:

網站首頁 關于我們 友情鏈接 廣告服務 聯系我們 網站地圖 免責聲明 WAP
Powered by LC123.NET 8.5  © 2009-2015 紅火傳媒
魯ICP備11015312號-1 本站常年法律顧問 王正興 律師
統計:
足彩半全场高手